“大连议题”首登夏季达沃斯论坛_辽宁网

时间 • 2019-07-03 11:08:54
“塑造中国未来金融业”——这是夏季达沃斯历史上首个以金融业为主题的分论坛,是2019夏季达沃斯首日第一个重要议题,这是由大连市向世界经济论坛提供的议题首次登陆夏季达沃斯。中美贸易摩擦中金融业的作用、金融业的未来形态……上午9时,能容纳405人的国际会议中心三楼演播厅很快座无虚席。在现场,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介绍了大商所的发展经验,向世界传递了大连声音。  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大连经验”  在分论坛上,中美贸易摩擦是最受关注的问题,昨日的分论坛中最先关注到了这一问题。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花旗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区企业与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简·梅茨、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鹿昇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张璐分别就此话题展开探讨。  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大豆是首当其冲的大宗商品,在现场作为主讲嘉宾的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向人们传递了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大商所如何让相关企业平稳运行的“大连经验”。  李正强表示,关于衍生品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有一个问题要解决,即微观企业、实体产业要具有自身风险管理能力。特别是应对大宗商品波动带给它们的冲击。这就需要一个风险管理市场,来应对价格波动提供一个风险管控工具或场所,也就是远期、期货、期权等基础的衍生品市场。  李正强表示,在我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关税后,当时市场中大豆的价格当天就开始上涨,尤其是豆粕,当天就有比较高的上涨,但是没有6%涨停板,后来两三天后,价格逐渐回落下来了。他注意到,市场反应比较理性,没有持续的大幅波动。同时,国内的一批大豆系列产业链的企业,立即转往南美买大豆。“当时企业认为市场具有不确定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进行了套息保值操作,确定了大豆压榨的利润,等于说把未来收益锁定了。”因此,我国油脂油料产业运行非常平稳,成功地利用大商所这个市场,化解了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冲击。  Libra或将成为金融业未来的一大变数  不久前,Facebook提出开发Libra项目成为世界聚焦的话题之一,这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概念未来会对金融业产生哪些影响,这一话题成为昨日分论坛的焦点之一。  张璐认为,Libra和之前很多I-CO项目的白皮书很不一样,它有资产抵押和担保,而目前所针对的业务场景是跨境支付,同时还包含了现有银行体系所不具备的支付手段,所以Libra既不是加密货币,也不是稳定币,它对应的标的应该是“支付宝”,这是一种新型的支付方式。  朱民表示,很难说Libra是一个支付宝,因为支付宝是一个支付中介,而Libra是从支付开始,有储备有本金和债券做抵押物,有一篮子货币作为标注和定价的,它的核心概念是货币。第二,Libra的核心概念是跨境。第三,Libra是把央行要考虑的政策和商业银行支付的功能其实都给结合起来了。  Libra现在有很多问题,比如它的杠杆性问题、储备问题、中央集中的管理体制和机制等问题,但朱民表示,对Libra的出世是不应该掉以轻心的,它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货币体系甚至未来的储备体系都有很大冲击。Libra作为货币来挑战现有的全球分散的货币体系,全球要高度重视。  展望2030大商所瞄准国际重要定价中心  在分论坛上,主持人提到了对于2030年的展望,李正强提出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期望,同时表示,大商所未来会和国内其他交易所一起,成为世界一流的衍生品交易所,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几个大宗商品定价中心。  在会后,李正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达沃斯第一次有了以金融业为主题的分论坛,是极为有意义和有益的事情。“今天来的人非常多,也非常热情,说明我们大连市政府,在争取设立金融分论坛的这个设想的成功是很有意义的,很受欢迎的。”李正强表示,同时,在这个论坛上,也传递了大连期货市场的声音,把大商所的一些成功的经验、发挥的作用,还有未来的一些展望,都做了比较好的传播,这也是很有益处的。  “期货市场能够为实体产业、实体企业在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方面发挥很好的作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李正强说,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为人民币国际化起到重要作用。“大宗商品的对外开放,一方面提高了我们的定价能力,提高我们价格代表性。另外更重要的是,能够给国际贸易提供一个定价的基准。”李正强说,在以人民币为大宗商品定价的基准确定之后,大宗商品就可以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价格去谈判,去定义贸易合同,这就成为大力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方式。  谁走在前面,谁就会打破世界的封锁  在这场分论坛上,现场嘉宾的许多观点也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其中既有对世界贸易的判断,也有金融改革的思考。  4780亿元芯片市场中国不进口卖给谁  朱民:在世界的产业链中,科技的产业链是最具全球化和最系统化的,这个产业链是没有办法被打断和隔断的。全球去年是4780亿美元的芯片市场,中国进口了3121亿,如果中国不进口了,那么这些芯片卖给谁,工厂能丢掉三分之二的需求,他的利润、股票怎么走。所以这是不可能分割的事情。  这也给中国科技企业提出挑战。如果一个科技环节、产业链环节被人卡住了,你就没有办法进行生产和销售,那么就会受制于人。  投资建立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和科研、工艺也越来越紧迫。  标准是不会变的,不会出现几个不同的标准。标准会给全球的科技企业产生竞争的动力。所以谁走在前面,谁就会打破世界的封锁。所以,不断创新和发展,敢于看到世界的标准和建世界企业的标准,这是中国科技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15年前,到东京去,我们都要换一部日本的手机,现在还有日本标准吗?还有日本的手机吗?  大银行只会做大买卖的日子将结束  黄毅:建行5年前建了一个“新一代”系统。过去我们做普惠金融,花了很多工夫,做不起来,原因有很多,大银行只会做大买卖,不太会做小买卖,而且资源有限,做了大买卖没有资源做小买卖。  这个系统给建行带来了众多明显的改变,通过“新一代”系统,建行得以在1亿多小客户、个人客户中,通过判断迅速找到20多万有需求的客户,不需要见面授信就可以直接发放贷款,而且在网上就可以操作,让需要贷款的客户获得贷款的便利。  朱民:两年前,建行在线下做小微贷款发放200亿,不良率为7%,人工费很高。现在用新的人工智能金融系统,克服制度的弱点,在行内把各个部门核心串起来,支持这个系统。18个月发了2700亿元小微贷款,不良率降到1%。建行办的小微贷款已经超过了全国的金融机构和小微机构放的贷款,如果这个模式能成功,对中国银行业未来的改革是革命性的,就是大的金融机构和科技、金融科技的结合来全面地走向支持实体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