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奋斗者:三代手表技师的“匠心”传承

时间 • 2019-08-13 12:21:55

  “时针(钟表)好不好,时间会证明。”辽宁孔雀表业有限公司工具厂刀具班班长滕栩林,像指针一样已经在孔雀表厂精准“转动”了36个春夏秋冬。5月14日,记者在车间里看到正在铲磨床边忙碌的滕栩林,一个不足半个小拇指指甲大小的超薄机芯滚刀即将在他的巧手间诞生。

  现在,滕栩林已经完全可以自行制作完成超薄机芯滚刀。停留在滕栩林食指肚上的滚刀,借助放大用的寸镜才能看清它如头发丝一样纤细的齿型。“它的加工精度要求非常高,滚刀最小模数是0.06,刀具最小直径为Φ6。”累得双眼发红的滕栩林告诉记者,“这是目前国内手表制造行业可以生产的最小标准的滚刀。”

  超薄机芯滚刀的研究制作成功,说起来轻松,其实过程很艰辛。2016年,孔雀表业公司研发新产品,其中用来生产齿轮的滚刀需要从瑞士进口。“进口的两把滚刀与我们的机器不匹配,重新进口时间来不及,公司让我自行研制生产适合的滚刀。”国内制表业从未做过尺寸这么小的滚刀,滕栩林临危受命。

  接连十四五天的加班加点,滕栩林终于制作出国内第一把最小标准的超薄机芯滚刀。“这样的滚刀我们自己能做了,以后公司研发高品质机芯就不用再受制于人了。”滕栩林的成功,让孔雀表业向“国表用国芯”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

  “做一把滚刀需要四五道工序,有时干到最后一道工序时做坏了,就前功尽弃了。”18岁进厂开始学徒,滕栩林一干就是36年,回忆这么多年的不容易,滕栩林也曾想过放弃,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还是因为父亲滕滨侯。

  滕滨侯是上个世纪60年代孔雀表厂建厂时的第一批老工人。这位多年从事模具生产的老匠人,曾是公司的“模具大王”。从小的耳濡目染,影响到滕栩林职业的选择,“不能半途而废,什么都有个过程,咬住牙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功。”父亲的教导,推动着滕栩林一次次在失败中积累成功经验。

  过去铲刀生产加工工序长、工时多,滕栩林和技术人员改革工艺,利用“慢走丝线切割机床”加工铲刀,使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生产周期提前了3至5天,为公司节约了大量资金。

  辽宁孔雀表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威告诉记者:“制表的流程中,有相当一部分工艺的完成是仪器实现不了的,手工制表匠人在这一行业中不可替代。”1天,24小时,只为稳稳的86400秒,这就是孔雀表业匠人精益求精的“匠心”。滕栩林就是有着这样“匠心”的“匠人”。

  如今已经掌握滚刀制作技艺的滕栩林,把目光转向了下一代。滕栩林的儿子滕振宇是孔雀表业模具厂的副厂长。“儿子现在从事模具制作,我希望他还能把我的滚刀制作技术承继下来。”同时,滕栩林还在物色更适合的徒弟,他急着传承自己的技术:“祖祖辈辈摸索的经验要是没能传下去,我心里怎么能过得去呀?”比起自己,滕栩林更心疼这门手艺!

  【点评】

  “咬牙坚持不放弃”,是滕滨侯传给后人的敬业精神。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工匠精神在滕栩林这一代得以发扬光大。他不轻言放弃,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懈,潜心于自己的领域,产品和技能不断走向精致,打造出本行业最优质的产品。滕家祖孙三代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匠人融入血脉中的“匠心”传承。



(责任编辑:白金朋)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